首页 | 财经 | 资源 | 股票怎么玩 | 考研 | 怎么样玩股票 | 论文 | 玩股票怎么开户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银行频道 > 中资银行 > 文章正文

资本承压、不良高企、盈利模式单一 甘肃银行赴港IP0“遇冷”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18-01-13 12:47文章来源:网络整理投稿给我们

      正在香港公开招股的甘肃银行,有望成为2018年港股银行上市第一股——根据IPO进度,该股将于1月18日挂牌港交所主板。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目前甘肃银行在投行孖展(保证金交易)的情况并不理想。以其在耀才证券和辉立证券的孖展为例,截至1月10日认购结束,耀才证券录得甘肃银行的孖展数据为1000万港元,而辉立证券则录得880万港元,两家仅完成甘肃银行在香港公开配售额的3.2%。

      甘肃银行赴港IPO为何遇冷?

      认购遇冷

      从甘肃银行在香港公布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来看,甘肃银行此次IPO拟全球发售22.12亿股。其中,国际发售19.91亿股,香港发售2.21亿股,招股价在2.61至2.77港元的幅度间,招股日期2017年12月30日至2018年1月11日,预计最多募资61.27亿港元。

      甘肃银行方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对公开发售充满信心”。

      既定计划很美好,然而,甘肃银行想要完美地实现此次IPO定下的“小目标”似乎有点困难。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目前甘肃银行在投行孖展的情况可谓“冷清”。耀才证券和辉立证券均于1月10日截止认购,但到认购结束,耀才证券录得甘肃银行的孖展统计为1000万港元,而辉立证券则录得880万港元。以目前暂定的招股价中间价2.69港元计算,两大投行机构孖展总额仅为甘肃银行在香港公开配售额的3.2%。

      在香港公开配售“不给力”的情况下,基石投资者的支持显得尤为重要。

      据悉,此次IPO,甘肃银行引入4名基石投资者,分别为香港大生投资、华讯国际集团、China Create Capital Limited(下称“中科创资本”)和华融荣德,合计集资31.2亿港元。

      从甘肃银行1月11日发布的IPO中签结果公告来看,中科创资本持有2.99375亿股限售股;华融融德(香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49687亿股限售股;华讯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99375亿股限售股;香港大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4.49063亿股限售股。换言之,四大基石投资者持股量合计达11.975亿股,约占总发售股份的54.14%。

      “基石投资者的引进,实际上是对公司的基本面、盈利模式、发展前景的肯定,给市场带来了很大的信心,犹如IPO的一个稳定剂。”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市况波动时,企业会急于“消除”发行中的风险,而让许多投行一起参与进来,并且预售大部分股票,可能有助于消除风险。但与此同时,上述业内人士也指出,大量基石投资者的存在显示了背后市况的疲态,新股对基石投资者的依赖也就越来越高。

      事实上,“赴港IPO遇冷,高比例依靠基石投资者”的情况不仅仅出现在甘肃银行的IPO中。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近年来中资银行,特别是中资中小银行赴港上市的公开资料后发现,这类银行频频出现公开认购发售不足,严重依赖基石投资者的情况。

      比如,去年广州农商行赴港上市时,其基石投资者认购了总计6.51亿股H股,占全球发售完成后发售股份的41.14%及已发行股份的6.79%;同样在2017年赴港IPO的中原银行,其三名基石投资者也认购了48.78%的高比例股股份;2016年,浙商银行赴港IPO时,引入5家基石投资者,合计认购约76亿港元,按该行中间价4.02港元/股计算,合计持股比例高达57.61%;天津银行在IPO时共引进7家基石投资者锁定5.6亿美元(43.48亿港元)股票,合计持股比例为51.51%……

      “境外投资者对上市中资银行缺乏认识、银行业整体状况等因素都会影响到认购状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赴港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普遍面临估值偏低的情况,再加上港股投资者对内地银行股的投资态度较为审慎,所以内地银行在港认购情况并不乐观。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则直言,相对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而言,城商行、农商行在资产质量、资本充足率、经营管理等方面略有不足。

      不良高企

      梳理甘肃银行的聆讯后资料集(下称“资料集”),记者发现,近年来,甘肃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较为明显的恶化。

      资料集显示,其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39%、1.77%、1.81%。而2017年上半年,该行的不良率虽下降至1.63%,但仍然高于同期城商行1.51%的平均水平。根据银监会数据,2017年二季度末,全国城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51%。

      此外,甘肃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从2014年末的448.83.51%下降至2017年6月30日的220.29%。

      甘肃银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良贷款的上升,主要是受近几年国内经济持续低迷的影响,客观上造成信贷企业债务违约率持续上升。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2016末以及2017年6月30日,该行向制造业借款人发放的不良贷款分别为0.511亿元、2.45亿元、4.828亿元以及5.191亿元,分别占不良公司贷款总额的28.3%、1.61%、27.5%及29.9%,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57%、2.23%、3.28%、3.44%。与此同时,甘肃银行在农、林、牧、渔业借款人的不良贷款率也逐年增长,分别为0.97%、1.18%、1.57%及2.28%。甘肃银行解释称,不良贷款率增加主要由于该行业借款人的财务状况恶化及还款能力减弱。

      东亚证券近期发布的新股研究报告认为,甘肃银行面临与精准扶贫贷款有关的风险。该行自2015年8月以来参与由中国政府引导的精准扶贫项目,向贫困个人发放贷款。由于精准扶贫贷款的发放对象通常收入较低且还款能力有限,因此该等贷款较有可能变为不良贷款。截至2017年6月30日,甘肃银行发放的扶贫贷款总额为人民币65.91亿元,占该行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的5.6%。

      针对不良高企的情况,甘肃银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甘肃银行正积极出台多种政策措施,贷前贷中贷后全流程提高风控管理。具体表现为及时调整授信政策,优化信贷产品,建立负面清单,提高客户准入门槛贷中强化过程监控,一方面借助信用风险大数据预警系统上线运用,有效遏制潜在风险的劣变;一方面切实落实贷后管理,分户管理,责任到人。

      对于已形成的不良贷款,甘肃银行称,全力做到“早处置,早化解”。对于风险大户实行上下联动机制,合力攻坚。阶段性困难企业以时间换空间,通过续贷重组实现化解;丰富清收催收手段,部分业务通过委外催收。通过多策并举,甘肃银行贷款质量保持相对稳定,风险资产质量得到有效控制。

      资本承压

      不仅是明显上升的不良贷款率,对于甘肃银行来说,该行迫近监管红线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是一大待解的难题。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股票怎么玩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