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在今年股东大会上说了啥?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摘编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

北京时间5月5日夜里,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召开,其也被视作投资界的“朝圣之旅”。

2018年,这场股东大会吸引了全球超过5万名参会者,其中来自中国的投资人接近四分之一。今年,87岁的股神巴菲特在长达5个小时的问答环节中,共回答了近60个问题,对公司业绩、投资、接班人、税改、中美贸易、虚拟货币等热点问题均给予解答。

《中国经济周刊》根据股东大会问答环节的实录选取了巴菲特一些有趣的回答,看看他如何回应全球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买股票时信什么比信小道消息更管用?

巴菲特:如果回到1942年3月,那个时候情况很糟,在那个时候你如果投资了1万美金,买了标普500指数,试想一下,你的这1万美金现在会值多少钱?

5100万美金!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就静静等着那1万美金变成5100万美金,不需要每天看股票的涨跌情况。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美国有信心,相信美国会逆转当时的困境。如果美国国家好的话,它的企业、商业也会很好。那不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特殊时期,你可以选任何一个历史上这样的困境时期,甚至还可以从中获得更多收益。

假设你用那1万美金来买黄金,当时你可能能买300盎司黄金。那你今天会有什么呢?到今天你仍然还只是有300盎司黄金,跟1942年时一模一样,而300盎司黄金现在大概只值4万美金左右。

所以,我希望资产是能够有产出的,能够不断地进行再投资,不断地让我进行更多投资。我们有一个理念,你其实在买股票这方面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理念,其实比你付投资顾问一大笔钱或是聆听小道消息都有用,还不用去知道太多比如像会计、股市等专业知识,也不用关注美联储要怎么做,你只需要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在你一生的投资行为中,你只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宗旨,就是长期地坚持,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

谈富国银行丑闻

巴菲特:富国银行这家公司证明了他们的激励机制是比较错误的,这样的现象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每个银行都会有一些问题,如果我们发现问题,必须马上开始纠正,这是最关键的。富国银行没有这么做,这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在对错误进行纠正了,比如说所罗门也有这样的问题,还有其他公司也是如此,这个事情发生后,你会想办法减少它的杀伤力。

为何开始投资需要大量资本和低回报的公司

巴菲特:伯克希尔一直青睐能带来亮眼资本回报的公司,比如See's。我们为什么买BNSF这个公司?因为我们能进行更好的资本部署,而且当时的价格也是非常合理的,所以我们才进入了这个重资产的领域。

当然,如果它还是轻资产就好了,如果没有这些桥、没有这些火车、没有这些铁路,那我们就没有铁路行业了,所以它必须是重资产的,但在这个重资产行业中,我们拿到的回报还是非常可观的,我们购买它的价格是很合理的,我们也卖了很多让我们在资本方面有很大负担的项目,而且我觉得我们需要去发展的企业是需要轻资产,能在很长一段时间给我们带来回报的,所以我觉得“第二好的选择仍然是好选择”,我觉得这仍然是很好的选择。

为什么不买微软的股票?

巴菲特:自从比尔·盖茨成为了私人朋友,持有任何微软的股票都是不对的。我甚至发誓不买微软的股票。人们的想法是,如果一周后发生什么事情,比如微软进行了收购,我就会担心被公众指责盖茨提前向自己泄露了信息。

谈与马斯克关于“护城河”的争论

巴菲特:马斯克会慢慢适应这个观念的,在很多行业这一点一直都是他们践行的真理。现在越来越多的护城河可能在受到更多的“侵略”,但有时护城河非常强大,你一直希望它能够抵御其他人的进攻,一直都在加宽护城河。马斯克可能在某些行业里带来颠覆,但是我不觉得他会在糖果业和我们展开竞争,他不是我们在那方面的对手,在糖果业我们是老大。技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它可能是一些年轻小孩的梦想,但是我觉得有一些产业的护城河非常宽。

谈移动支付在支付领域的影响

巴菲特:支付在全球是很大的行业,有很多很聪明的人都在尝试着去更新支付系统和支付方式。看一下美国运通现在的业务,我还是认为它做得非常出色,人们还是希望获得它们的服务,支付手段确实在改变,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方式在蓬勃地发展,还有很多人会加入到这个领域当中,加入竞争中。我们都不知道支付系统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动支付会是什么样,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都在不断变迁。

为何不看好比特币

巴菲特:这些没有生产力的资产都是这样,你买黄金,只是因为它稀缺,但是它到底能产生什么?什么都没有。

你想象一下没有支票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支票本身没有任何产出,它只是金钱流通的一种方式。任何你购买的非生产力资产,都依赖别人用更高的价钱接盘,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还会卖给下一个人,得到更多的钱。很多时候大家都在做这种尝试,而且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美好。

加密货币最后的结果会很糟,虚拟货币和土地或公司股票不同,不是增值资产,虚拟货币的价值依赖于更多的人进场。虚拟货币更容易吸引“骗子和吹牛的人”,而且你还会面临一些其他可能很快会出现的新问题,包括汇率等等,都是需要解决的很棘手的问题。

所以,很多人现在看到这样一个机会,然后就希望致富,特别是看到自己的邻居已经通过这种机会致富了,就会去投机,我觉得结果不会太美好。

谈中国资本市场的机会

巴菲特:如果我有1亿美金,我可能会去跟美国经济体量相当的市场进行投资,因为那些市场可能会更有机会,然后找到边际利润率比其他公司更好的投资标的。

我想说,中国有很多机会,查理已经在中国找到他可以取得的“猎物”了。中国的市场是比较年轻的市场,但也是庞大的市场。

谈投资科技企业

巴菲特:我们要找的公司是已经很有竞争力的,而且这个公司能够持久。在亚马逊成立之初,我就对它有所研究。当时我认为贝索斯要做成几乎是个奇迹,而我一般不会赌奇迹会发生。当然当初如果我真的下注了,也还是不错的。就像比尔·盖茨的情况也是一样。后来他也建议我要不要投一下Google,但是我把Google的机会也错过了。我那个时候没有去选择苹果,是因为它是一个科技股。有确定性后,我才会投资,我已经知道苹果在智能上面以及资产上面,都是值得投资价值,我才进去。投资不是我把iPhone打开来才能了解是不是要投资,而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造成我对这个公司的兴趣。

价值投资永不过时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责编:张伟

每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大会都像投资界过大年,不只是会议现场热闹非凡,而且全球投资者都在关注公司掌门人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一言一行。今年也不例外,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临密苏里河畔的一个不足40万人口的城市,猛然间增加了10%的流动人口,这4万多人涌入奥马哈城中心体育馆,目的只是为了见到巴菲特和芒格,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未来会关注哪些股票。

当然,股东大会的热闹,无法掩饰该公司今年一季度的亏损。也正因如此,中国国内许多“比巴菲特更高明的业界人士”再度声称:巴菲特和芒格毕竟已经老了,他们的投资理念是否适合于未来?值得怀疑。更有甚者,一些人居然开始借此质疑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

同样的声音还曾出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巴菲特对高盛等投资银行注入重金,而且投入之后股价还在下跌。当时国内一位知名股市分析师在电视节目里公开说:巴菲特老了,这些投资很有可能“让他晚年败走麦城”。有人问:你以为高盛、摩根士丹利这样的金融机构会倒闭?分析师答:至少我不认为这是好的投资标的。7年过后,2015年巴菲特“被迫退出”当年对大型金融机构的投资,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说:我真舍不得,这些投资每年给我们带来15%的收入。那位分析师被“啪啪”打脸了,现在的质疑者们是否也会被打脸?

我了解巴菲特这个人物要感谢信中利创始人汪潮涌,1993年他作为摩根士丹利驻京首席代表接受我专访,其间他对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大加赞美,而且推荐我多读一些巴菲特的书,我照办了。当时内地没有,我托朋友从香港带回了两本。从此,我变成了巴菲特的粉丝,而且受益良多。

国内之所以总有人不屑于巴菲特,原因多在于其投资的股票池中大都为传统行业公司,或者说,巴菲特更青睐传统产业股票,但未来是科技的时代,所以巴菲特的投资风格“过时了”。说实话,此言让我深感不适,因为巴菲特的核心是思想、是理念,而非投资策略。比如投资三要素:第一是保住本金,第二是保住本金,第三是记住前两条;再比如,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再有,不买自己看不懂的股票,等等。这些听起来简单到极致的道理,实际都闪现着投资哲学的思想火花。这么简单的道理最终能有几个人始终不渝?

在中国股市初期,大量国际金融巨头进入中国,它们最先带来了全球最牛的一批基金经理,个个名头很大。他们在中国开讲座,我一开始经常去听,但后来不去了,为什么?千篇一律的大道理。很多年之后,我慢慢悟出了其中的道理:真正大牌投资者时时刻刻都要遵循大道理,因为只有大道理在任何市场境况中都能保持正确性。

所以,巴菲特坚持购买自己看得懂的股票这有什么错?难道去买自己都没看懂的股票不是一种赌博吗?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领域当然应该,但在高科技时代,吃透一个陌生的领域谈何容易,更不用说看清其未来。

谈到投资策略,巴菲特之所以选择并长期坚持“相对保守的价值投资”,这与之资金来源于保险公司——资金的性质密切相关,这一点实际对巴菲特的投资风格起着决定性作用。所以,巴菲特的投资策略只属于巴菲特,我们所有人都可能会有自己的投资策略,但无论如何,“遵从大道理”的核心理念是不该有丝毫动摇的,动摇了就难免会有大闪失。

就算我们希望更多地投资未来的高科技,那我们是不是更需要学习,更需要不断去认识未来的高科技前景?价值投资永不过时,投资高科技公司,我们更需要具备远超乎以往的价值发现能力,没有这样的能力还谈得上什么投资吗?恐怕最多是跟风,最多是炒作,更多是博彩的运气。

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汽车市场极度低迷,巴菲特和芒格毅然决定投资中国比亚迪,收益超出本金400%。很遗憾,那些牛哄哄的国内基金管理人谁做到了?举这个例子是希望告诉中国股票投资者:任何时候都不要怀疑“价值投资”,这是“巴菲特真理”,也是人类股市400年从未被颠覆的真理。

(责任编辑:马常艳)

股票怎么玩|怎么样玩股票|一万元怎么玩股票 - 老股民分享股票怎么玩的经验 !版权所有,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