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股票怎么玩 | 考研 | 怎么样玩股票 | 论文 | 玩股票怎么开户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媒体专栏 > 吴垠 > 文章正文

国家主义大脑下的左右手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09-06-27 23:12文章来源:投稿给我们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上,读到黄明先生《美国金融业真相与中国金融发展真理》的文章。(/wenku/jinrong/2009/0624/3546.html我对黄明先生这篇文章的论点论据基本表示赞同。但认为有些地方是点到了,还没有点破和说透。我觉得在政府在金融风暴中的角色扮演、政府监管口径范围和政府监管内外双重标准这三个问题上,可以进一步深入讨论。

            第一,政府在这场风暴中扮演的角色——左手右手都是手。

     

            黄明先生认为,“美国政府对金融市场的交易确实很严格,但它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对场内(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产品的交易上,所以他们的资本市场并没有出什么事,监管的非常好,没有内幕消息,没有关联交易,没有操纵股价,没有老鼠仓。美国场内交易的金融品市场非常健康,投资者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中,崇尚价值投资理念而交易。而这次出事的,都是场外交易的复杂衍生品,美国政府的监管重心在这场金融危机之前并不在这里,对于对冲基金,比如麦道夫的基金运作,没有任何的监管。作为缺乏专业的金融知识和操作技能的普通投资者而言,相比金融家他们是交易中的弱势群体,‘美国政府拿他们当儿童看,要重点保护他们的利益’”。

     

            黄明先生看到了美国政府的监管理念和行为方式,“这样一种保护弱者、保护选民的意识,让美国政府对涉及大众投资者的普通金融产品和场内交易监管非常严格,而对这次出事的机构之间场外交易的复杂金融品,没有什么监管。“金融机构,包括麦道夫的许多客户,很有钱的人,美国政府觉得你们都是成人,有钱、有判断力,你们之间的游戏,输赢损失都应该你们自己去面对和承担,政府不需要为此担心。”而这次成人之间过度的赌博游戏给整个市场和经济体酿成的灾难,定会给美国政府深刻的教训,以后金融市场上所有的交易者都要被严格监管了。”这种归因,并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

     

           黄明先生问,如果最重的那块板子打在哪儿,那我还是打在政府屁股上。黄明先生把最重的板子打在美国监管方的屁股上,美国政府要为这场灾难受到非议和责难,对监管者在这场金融灾难中的失职,没有人留情面。来自国内国际的问责、指责、要求其负责的声音,海啸般吞没了美国政府。事实上,美国政府一开始就徘徊在暧昧的折腾过程中。 一国政府照看左手、纵容右手,让两只手,不顾后果,火中取栗,结果把手烫伤,卒至搞出金融危机,结果要全世界共同共同承担医药费。

     

           杨震先生曾在一篇名为《政府美女引诱金融大款的文章中,调侃了美国政府这种欲说还休的暧昧态度:在一场严格按照市场规则进行的交易中,没有谁敢轻易冒倾家荡产的风险。哪怕是金融巨头,富得倾国倾城,如果它胆敢不按常理出牌,就没有不面临破产风险的。对风险的预期是一切投资活动最重要的考量。谁会对前景极度不明的未来不感到一丝害怕?所以,害怕,为人类的经济冒险行为奠定了理性的底线。 然而,如果有一天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世界最富有的机构——它的名字叫美国联邦政府——对你说:你投资买下那些包装得不烫手的山芋,我给你托底,总之是要美元给美元,要政策给政策。这个时候,任谁也难避诱惑。房贷美、房利美这样的巨头显然就上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当。http://s.bbs.sina.com.cn/pview-18-10725.html

     

           第二,政府监管口径范围——左手不能打右手

     

           黄明先生认为在一片对“美式资本主义”的怀疑声浪中,他看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美国社会坚实的根基。

     

            事实上,在美国最严格的监管制度,是由检查系统发动的,而非暧昧含混不清的政府。黄明先生提到的办理安然公司案子的检察官,这个名叫约翰•休斯顿(John Hueston) 的检察官敢于向布什叫板,将主要非法交易是制造假账,即长期通过复杂的财务合伙形式掩盖巨额债务并虚报盈余,同时公司高管暗中抛售股票进行内部交易的安然主管拖下马。

     

            黄明先生说,“董事长是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好哥们。从布什一路当州长到最后当总统,安然这个董事长一直都是布什的捐资人,为布什从政捐了很多钱,他们彼此哥们相称,关系很铁。而办理安然案子的不过是个30来岁毫无背景的。就是这个没有来头的年轻检察官,不依不饶,不畏背后权势,硬是把这个董事长送上了法庭,定罪判刑。”  “这个市场必须一视同仁、对所有投资主体同样管束的规则,才能确保这是一个公平健康的市场,这个市场才能发展而繁荣。就这一点来说,美国做到了。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罪恶,最终会被追究和惩罚”,这是黄明先生的观点。谁说美国对金融业没有监管?但是,安然事件毕竟是管理问题。是问题没有被及时发现造成的祸害。问题一经发现,管你是天王老子,立刻进入司法程序。

     

            诚如黄明先生所言,为什么安然公司董事长的好哥们,时任美国总统布什也帮不了他?这就是因为美国的“三权分立”的制度,美国宪法清楚地把行政、司法、立法分开,而且互相制衡。在当时这种宪制是前所未有的崭新尝试。形成了至今美国联邦政府的三权分立的现状。

     

           就是在这种三权分立的制衡精神推动下,纽约州总检察长斯皮策,向华尔街发起攻击。(参阅,《奥巴马需要一个华尔街警长http://blog.sina.com.cn/s/blog_ 5d864e7d0100brcg.html斯皮策发现,华尔街金融机构通过造假隐瞒事实真相,给顾客推荐他们私下认为是垃圾的股票,从而谋取暴利。为什么几十年来,美国美国政府对华尔街的为非作歹,睁只眼闭只眼。偌大美国,只有检察长斯皮策一个人不信邪,打开了华尔街通过隐瞒欺诈获取高额利润的盖子。当然,最后斯皮策以嫖妓丑闻而下课,民众都相信这样的丑闻仅仅是因为他掀开了华尔街的盖子,发动了政府检查系统与华尔街的战争。斯皮策下了台,华尔街从此可以高枕无忧。直到一场金融风暴打醒了他们的美梦。

         

           政府只对选票负责,决定选票的来源,有普通的美国老百姓,当然也有手握巨额经费的金融寡头。看在选票的份上,政府及其要员是不可能人为地划分谁不服务,谁要服务的。为了选票,美国政府就会为金融机构托底,出现前文所指的“政府美女引诱金融大款”的现象。老百姓是政府的左手,金融寡头是政府的右手。虽然政府是一个脑袋指挥两只手,看在选票的份上,当左手和右手打起架来,政府这个大脑是要去协调平衡的。金融寡头卷走了美国老百姓的钱,美国政府肯定是要监督管理的,否则从选票上就说不过去。

     

           奥巴马入选,从经费的募集上来看,通过网络,把分散于民间的没有被组织起来的选民,连接起来,不光筹集到了钱,也形成了大气候。这也让奥巴马暂时有底气对华尔街说“不!”但是,对金融寡头这只手具有历史意义的袒护,也没有给奥巴马和他的新班子以太多的权限,把这只不听话的手给绑起来。以至于出现了目前某些金融机构一脱离经济苦海,马上就开始大分奖金、大长工资的现象。(http://luoweinian.blog.hexun.com/34258352_d.html

     

          金融危机以来,关于“政府的无能”的指责一直不断。关键是,美国缺乏一个实至名归的大政府。因为,每个部门都自成体系,自为组织,造成协调上的困难。如何解决三个部门之间的矛盾,要通过一个大政府来完成。目前,在没有大政府协调的情况下,各个机构中间缺乏一个协调的有效的联系的纽带。这种自组织的结构,机构与机构间的协调和配合出现阻碍,是不可避免的。危机的出现,有这方面的政府结构上的原因。左手不知道右手在干什么,更谈不上制衡了。当然,它的大脑还是管用的。在危机关头,美国金融寡头这个“大脑”始终没有在金融资本民族性这个本质上出差错。

     

           所以,他们最后给华尔街所犯的错误的定性是“过度创新”。“过度创新”?Give me a break ! 我同意黄明说的“过度创新”的“过度”是个不科学的概念这个说法。所谓过度创新,是给美国政府找台阶下。面对无序创新的美国金融业,美国政府和立法部门对海外的金融业务,根本就没有监管。放纵海外金融业务进行无序的创新,不予监管,是有深层次原因的。关键是美国政府通过海外金融业务,得到了利益;因而不可能对海外金融服务的“金矿”的“疯狂的开采”加以监管。海外金融服务业的问题,不是管理上有漏洞,而是故意放纵,并从中牟利。在思维方法上,千万不要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的经济学家们可要擦亮眼睛喽。

     

    第三,政府监管的内外双重标准——撬到钱的就是好手。

     

             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是典型的内外有别的国家主义在经济和金融上的一种经济组织系统。我们说过,现代金融资本主义经济是一个耗散结构,其中有国家的大脑不能操控的自组织的身体器官,也有大脑能操控的非自组织的身体器官。有时,左右手不协调,也会出毛病的。

         

            左手与右手的功能有时可以含混不清,这可以推给“左脑管右手,右脑管左手”,是由于监管的混乱和无序。 左手换右手容易,钱从自己身上的这个口袋移到那个口袋也不难。但如果谁要把这手里面的东西,拿给外人,美国政府,也就是自组织身体的大脑,是坚决不同意的。绝对会跟你没完没了地折腾。

     

           肉煮烂了,要烂在自己的锅里,这就是美国国家主义的精神。什么是国家主义?国家主义认为国家的正义性毋庸置疑,并以国家利益为神圣的本位,倡导所有国民在国家至上的信念导引下,抑制和放弃私我,共同为国家的独立、主权、繁荣和强盛而努力。 http://baike.baidu.com/view/79641.htm

     

           最近,奥巴马政府对“避税天堂”开刀,一系列国外税收改革方案,直指美国企业在国外投资收入税额和打击利用“避税天堂”逃税的行为,大规模修补美国税收系统漏洞。修改相关监管规定,允许国内收入署调查美国企业或个人在那里开设子公司或账户逃税的行为。奥巴马说,“相比你在纽约州布法罗创造一个就业机会,在印度班加罗尔创造一个就业机会,缴税更少”,他要改变这种做法,鼓励企业多为国内增加就业。 现行税法规定,美国企业如果“国外收入国外花”,即把国外收入用于继续在当地投资,便可免缴相应所得税。根据奥巴马这套方案,预计这些企业将在10年内多缴税601亿美元。而奥巴马新政可在10年内增加2100亿美元税收。奥巴马的新政,体现的也是国家主义的精神。

     

           美国政府从来都是以国家的利益为准绳,其所为和所不为,都有着国家利益和资本的民族性的依据。以美国国家主义为基本出发点,是一切政策出台的根据。 我认为,美国政府不是没有监管,而是在监管上,采取了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也就是国内和国外的两个标准。不管左手右手,撬到钱的就是好手。 通过对海外金融业的放纵,达到金融掠夺的目的。这是这场金融和经济危机里没有被人道出的秘辛。(【美恩财经】吴垠  原创   2009626 日)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TAG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股票怎么玩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联系我们